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靜距

當溫靜點第五杯拿鐵的時候,她的胃已經率先抗議了。她一邊強忍著不適感,腦海裏一邊迴響著李驍陽今天對她說的話:
  “小靜,今晚我會帶個朋友回來吃飯,你下班沒事就別太早回來了。”
  她當然知道他口中的“朋友”是他想要交往的女生,而“吃飯”則是他用來吸引女孩子的燭光晚餐。於是下了班後,溫靜去逛了幾個商場,看了部她不感興趣的電影,最後選擇在咖啡店落腳直到現在。
  
  溫靜看了下手表:九點整。而手機一直沒響過——那是驍陽給的信號。她只好維持用湯匙攪拌咖啡的動作看著落地窗外的燈火闌珊。
  溫靜挑了一個角落,她一向喜歡在角落窗邊這個位置。因為她可以看到外面的色彩,而他們不會注意到她。端著咖啡杯觀賞行人和景色,就像在悠閒的午後看著一本沒有後續卻永遠有下一頁的書,很愜意,又很吸引人。
  
  那麼李驍陽,是不是那一頁她匆匆讀過後又被風忽然地吹回到的地點呢?她又不禁想起他們再一次遇見的時候……
  
  好不容易找到一間離公司近,交通也方便,租金也合理(當然是砍價之後的結果),溫靜迫不及待地收拾好行李準備第二天交了租金之後就搬家,卻被房東的一個電話打亂了所有的計畫。
  房東: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有個人願意付更高的租金租我的房子,他明天就要搬進去了,我看溫小姐,你還是去找別家吧。
  溫靜一聽就來氣了,先到先得變成了價高者得,向來不肯服軟的她當然不願意接受。
  第二天溫靜依舊拖著行李箱就往她的“新公寓”奔去,看到李驍陽的時候,她當自己出現了不可能出現的幻覺。他也一臉詫異地看著她,詫異地不只是多年後的重遇,更是依舊莽莽撞撞的溫靜。
  溫靜尷尬地站在門口,手裏緊緊握著行李箱拉杆,還是李驍陽打破了這層安靜。
  李驍陽:原來房東說的“溫小姐”是你,好久不見,小靜。
  
  好久不見?是多久沒見?離分手那一天至少有兩年多了吧。他們的結束就和開始一樣倉促,倉促到回想起來那段記憶仍感覺是陌生的。
  “叮鈴。”手機響了一下,果然是李驍陽發來的指令:收場。
  
  回到公寓的時候,驍陽剛把飯桌清理乾淨。
  驍陽:你吃過飯了沒?我留了飯菜給你……
  溫靜:謝謝,我不餓。
  溫靜連頭也沒回地走進自己的房間,躺下才知道自己有多累。必須要儘快找到新的公寓,她真的不想再和李驍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是她討厭看到他,但心裏就是有一種彆扭的感覺。
  當初不應該接受了他和房東的慫恿和他一起分擔房租住進來,他是當自己家了,她卻一天一天地不自在,儘管他對她算不錯的了,除了房租和水電費分攤,也不和她搶電視看,有時候一天三餐還會招呼她一起吃。一開始一直拒絕和他坐同一張桌子,後來不好意思再拒絕,於是兩個人就坐同張桌子吃飯,她始終沒有和他主動說話,也許是不敢說。溫靜一直在保持她和李驍陽之間的距離,因為知道自己和李驍陽的關係只能像這樣一人一半不能越過半步。甚至李驍陽還問過她:你現在這麼怕我嗎?總是離我這麼遠。
  但是她憑什麼享用他給的“福利”?想到這,她的胃也跟著她的心情一樣煩躁起來。
  “叩叩叩。”
  溫靜(從床上坐起):請進。
  李驍陽(站在門口):今天謝了。
  溫靜:小事,不過最好不要有太多這種情況出現了。
  李驍陽:我都快30了,我不急我媽還急呢,好不容易有了目標當然要主動出擊了。
  溫靜:你條件也不差啊,還怕自己沒人要?
  李驍陽(笑了一聲):呵,你不就不要嗎?
  溫靜(怔了一下):少拿我開涮了,我們是性格不合。
  兩個人都停止了交談,似乎碰到感情的話題,就都變得敏感起來。溫靜的胃又一陣抽搐的時候,她下意識地捂住胃部,驍陽剛想離開,不巧地看到這個小動作。
  李驍陽:你胃不舒服?
  溫靜:沒事,我躺一躺就好了。
  李驍陽:你忘了你胃疼時候那個可憐樣了?我可是沒忘……
  驍陽說出後半句的時候明顯降低了語調,像在咕噥,溫靜可是聽得清楚,卻沒有接他的話。誰胃疼的時候臉色不是難看的?只是每次胃疼的時候裝得更難受一些,只是想讓你多呵護一點……
  把溫靜的被子掖好後,驍陽就出去了,再進來的時候手裏多了一杯水和一瓶胃藥。水溫還是那個水溫,溫靜不禁又想起了以前,更久的以前,她和他還在一起的日子……
  
  人們都說,大學裏不談戀愛是可惜的。那時候連剛升上大四的溫靜,看著身旁成雙成對的學生,一向追求“緣分”的她心裏也開始騷動起來。她其實長得清秀可人,不屬於“一眼美女”一類的,卻是越看越覺美麗的女生。大學三年來,也不乏追求者,只是她的性格並不像外表看起來柔弱,一開始看上她外表的男生都會在和她熟悉之後被她的性格嚇退,自尊心強、控制欲強、極度沒有安全感,甚至有些強勢。
  於是溫靜認為以後自己的男朋友一定是要喜歡自己性格的,李驍陽的出現更是讓她篤定她的想法。
  那一天,學校舉辦活動,外校派出幾名代表去當嘉賓。代表學院發言的溫靜就這麼認識了在台下當嘉賓的李驍陽。
  你就像是夏天裏的一陣清風,讓人感覺很舒服。
  這是李驍陽對溫靜說他對她的第一印象。由於兩個人的學校在不同的市區,只能靠電話、短信及其它網路方式聯繫,不到一個月,兩個人已經熟絡了。李驍陽只能逢節假日才能到溫靜的學校見她一面,有時候兩個人還會一起出去玩,由朋友關係到戀人關係就是這麼順其自然地演變而來的。
  有一天李驍陽到學校找溫靜的時候,碰巧她胃疼的毛病犯了,他急得二話不說就將她帶去醫院。他知道她胃疼是經常的事,但是第一次看她胃疼的模樣,蒼白無力的緊皺眉頭的表情讓他覺得疼惜,以致於後來他按照醫生的建議為溫靜制定了一系列的“養胃計畫”並時刻監督她。
  也許是剛認識李驍陽的時候,是他的剛毅和成熟氣息吸引了溫靜,讓她覺得他和以前認識的男生不一樣,也許是因為李驍陽對她的細心和呵護超出了她的想像,讓她更加著迷。
  但當我們越來越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心裏那種害怕失去的感覺也會隨之越來越強烈,更別說是溫靜這麼缺乏安全感的女生,面對驍陽的關心愛護,異地戀的問題更多地佔據了她的思想。
  溫靜:那個老是在你留言板上留言的女生是誰?你們關係好像很好啊。
  李驍陽:她和我同班,又和我同一個部門,就交流比較多咯。
  溫靜:可是她留言的內容看起來很曖昧啊,你們不會有什麼吧?
  李驍陽:小靜,我和她只是同學的關係,你相信我。
  於是溫靜相信了她願意相信的李驍陽。異地戀之間,正是因為距離產生了猜忌、懷疑而讓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遠,而溫靜總會將這些問題放大。事情總有陰錯陽差,比如溫靜剛好聽到了室友在抱怨她那異地男友的劈腿,比如她剛好想到李驍陽因為說部門忙而有好幾次沒過來找她,比如她剛好在李驍陽和朋友聚會喝醉了無法接聽電話的時候打了無數個電話給他,比如她賭氣發了一條“再不接我電話就分手”的短信,比如李驍陽偏偏錯過了她的短信而到第二天清醒才意識到嚴重的時候。
  認識不到一個月,交往不到兩個月的兩個人,就因為一個不斷懷疑,一個不斷解釋,一個不斷賭氣,一個不斷忍讓,直到雙方都受不了才終於結束。
  
  溫靜:我……那時候是不是很任性?
  李驍陽(笑著明知故問):哪個時候?
  溫靜(別過臉):我們……在一起的時候。
  李驍陽:你不任性,你只是太敏感了,而且,疑神疑鬼地。
  這就是他心裏她的樣子嗎?她就是這樣,什麼事都喜歡憋在心裏猜,人家說了實話她還不一定全信,一旦覺得自己猜對,就開始咄咄逼人。當時他是忍受了自己很久吧?
  李驍陽看著溫靜一語不發的樣子,以為她在忍著疼痛。
  李驍陽:你今晚是不是沒吃飯?
  溫靜(輕輕搖搖頭):喝了幾杯咖啡。
  李驍陽:你……
  他的表情是生氣的,溫靜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他說自己喝了咖啡的事,也許是因為心裏還是想得到他的關心吧。因為李驍陽的疼愛,可是會讓人上癮的。
  李驍陽離開了,溫靜繼續躺著看著天花板,直到她睡著了,感覺有人在搖著她的胳膊。看到李驍陽出現在眼前的臉,溫靜不禁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被他扶坐起來。
  李驍陽:你明知道你胃不好,還不吃飯跑去喝咖啡,喝點熱粥暖暖胃吧。
  李驍陽這樣說著,一邊已經盛好了一碗白粥,他舀一口吹了吹送到溫靜嘴邊。溫靜看著他這一系列動作,驚訝到說不出話,只是睜著眼睛看著他。
  溫靜:我……我自己來,謝謝……
  李驍陽本來還想堅持,但想了想,還是把整碗粥都遞給她,看著她吃完才肯離開。溫靜的心跳直到李驍陽離開後才漸漸恢復正常,面對他的體貼,她覺得開心,卻也覺得遺憾。
  
  溫靜下決心要搬走的時候,正是那一天在門口碰見李驍陽和一個女孩一起的畫面。她的腦子裏一下子就浮現出“李驍陽的女朋友”這幾個字,李驍陽倒是很從容地給雙方介紹。他們一起離開的時候,溫靜還特地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個女孩貼近李驍陽的耳朵不知說了什麼,兩個人一起笑了起來,見他們這麼親密的模樣,誰會相信他們只是“同事”?
  為了避免尷尬,溫靜當天就做了個決定,並決定今晚和李驍陽吃最後一餐。
  溫靜:我明天就搬走了,這個月的一半房租我還是會給的。
  李驍陽(感到驚訝和突然):為什麼突然要走?
  溫靜:我找到別的公寓了,而且你交女朋友了,如果我還呆在這裏,對你們不好。
  李驍陽:小靜……她……
  溫靜:我已經決定了,謝謝你的最後一餐。
  
  李驍陽在沙發上坐了一晚,他沒想到溫靜做出了這麼一個他意想不到的這麼突然的決定。第二天早晨,溫靜拉著行李箱走出房間的時候,看見李驍陽竟然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她輕手輕腳地進了他的房間拿了一條被子給他蓋上,眼睛在他的臉上停留了許久才離開。
  溫靜剛上了地鐵,手機就奪命似的響起,正在想誰這麼早會給她打電話,就見手機螢幕上閃著“李驍陽”三個字,頓時腦袋空白。猶豫片刻之後,她還是接了。
  溫靜:喂。
  李驍陽(帶著些許鼻音):你就這麼靜悄悄地走了,連句再見也不說?
  溫靜:我……看你睡著了,就不想叫醒你。
  李驍陽:……小靜,你回來吧,我不希望你離開。
  溫靜:我昨晚不是已經說了,留在那裏對你女朋友……
  李驍陽(連忙打斷):我根本沒交女朋友。
  溫靜有那麼一刻停止了心跳。
  李驍陽:我之前說有個女孩,那是我騙你的,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喜歡你。
  溫靜依舊說不出話。
  李驍陽:我們分手之後,我想挽留你,你卻不給我機會。我一直想再見到你,直到前陣子,我從一個老同學那裏聽說你想租一個公寓,我就打聽到了房東的聯繫方式,讓她幫我一起說服你和我一起住……我只是想,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你總是沒有安全感,都是因為我們之間的距離,還有,你不夠瞭解我和信任我。我想這樣做,我們的距離就近了,我們也有機會瞭解對方,你沒變,小靜,你還是我喜歡的那個你。但是我不知道,我還是不是你喜歡的那個我,對不起,我不應該騙你,我只想知道你願不願意重新和我一起?
  溫靜幾乎是屏著呼吸聽完這一番話的,卻沒有給他一句答案。她其實知道,在合租的日子裏,她不是沒有對他有過“幻想”,她以為他的體貼和關心只是“慣性”,原來他沒變,他還是對她這麼好。
  李驍陽:小靜,如果……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來過,請在中午前回來好嗎?我會等你,如果等不到,我就會離開,因為在那個公寓裏,沒有你,我也沒有繼續留下的理由了。
  溫靜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車到站了。
  
  這一天,從早晨醒來發現溫靜已經收拾乾淨的房間到外面的夕陽餘暉,過得尤其漫長。李驍陽熄滅最後一根煙,提起自己的行李,留戀地望了一眼之後才將門鎖上。
  是因為他騙了她,還是因為她真的已經不喜歡他了,她才不回來?已經無所謂了,反正她沒回來,他就離開。
  李驍陽!
  他似乎……聽到了……她的聲音?
  李驍陽緩緩地回過頭,離他不遠,站著一個喘著氣的女孩,依舊他一開始見她那般清秀可人,他露出笑,她也微微笑了。
  對不起,路上堵車了。
  這是溫靜後來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橘黃色的光鋪滿了整個大地,將他們的影子拉在一起,那是最近的距離。
返回列表